博物馆赚钱靠XR治愈“博物馆疲劳”,机遇还是忽悠?-博物馆赚钱

博物馆赚钱靠XR治愈“博物馆疲劳”,机遇还是忽悠?

作者:一只甜辣酱.楚楚不可怜日期:

分类:博物馆赚钱

今天,当你走进博物馆时,如果你发现你周围的人拿着手机戳着收藏品,或者戴着虚拟现实眼镜上下或左右摇着头,这并不是说他们走错了布景,而是说他们正在触摸一个跨越维度的展览世界。

这是被XR技术“重置”的博物馆。

所谓XR (Extended Reality)是指将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等许多熟悉的视觉交互技术进行整合,实现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无缝转换的“沉浸”体验。

XR技术和博物馆之间的关系比想象的要古老。早在2003年,虚拟现实就出现在博物馆体验的背景下。故宫博物院建立了一个文化资产数字研究所。第一部向公众展示的作品是虚拟现实电影《紫禁城:皇帝的宫殿》。然而,这种新奇事物的真正爆发仍然需要从虚拟现实/现实技术在2016年进入公众视野开始。

这种跨越时间、地区和文化的技术迭代实际上是如何发生的?

技术车轮碾过“博物馆疲劳症”

自1916年以来,吉尔曼创造了一个词——博物馆疲劳。此后,参观博物馆时的身心疲劳现象引起了众多研究者的关注。可以说,博物馆的每一次自我改造都围绕着这个核心痛点。

我们知道参观博物馆可能非常简单。只需带上你的身份证,然后拨柜台前的人群看看。然而,有许多尴尬和困难的词语。例如,当参观博物馆时,即使你很努力,你也会很容易感到疲倦和无聊。或者体育场的规模太大,走到脚掌对自己来说并不痛苦,也无法完成。粗略参观展览后,有一件事只能分配到不到十秒钟。当一个人走出展厅时,他会无意识地化身为哲学家,发出“我是谁,我在哪里”的问题

如果你有这种感觉,可能不是因为你缺乏艺术细胞,或者你没有足够的知识和意识。可能就像大多数人一样,你不得不穿过展览墙,忍受“博物馆疲劳”。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各大博物馆一直在努力工作,主要思想可以归纳如下:

一是从类型显示转变为叙事类型。20世纪中叶以前,博物馆更加重视“收藏”和“研究”。然而,根据按风格和类别展示的传统展览,长时间看类似的收藏品很容易让人感到疲倦。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博物馆逐渐强调如何与观众交流,展览的叙事性、趣味性和互动性变得越来越重要。许多新概念和新方法已经被引入博物馆,例如语音翻译。

六十四年前,阿姆斯特丹的斯特德利克博物馆推出了第一个博物馆音频指南。从那时起,这种能给观众讲故事和提供更多信息的硬件逐渐成为博物馆体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是在单位信息密度的基础上扩展表达形式。一般来说,博物馆展览是为了突出文物本身。然而,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展览项目的社会化,一方面展馆方面不断追求“华丽的压力”,场馆规模越来越大。为了美学设计和市场利益,策展人也喜欢举办“拼盘”超大型展览。这种信息密度,甚至专业观众也只盯着一部作品看17-24秒。因此,不断提高单位内部的信息维度,降低受众的认知焦虑是非常重要的。

展品与发光二极管屏幕、投影、动画甚至纪录片合作,使观众在文本介绍的基础上对收藏品有更深的三维理解,这并不新鲜。突破时空限制的新技术XR自然不会逃过博物馆的眼睛。

幻觉与现实:博物馆的XR探索

XR如何帮助人们缓解“博物馆疲劳”,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先进的博物馆探索。

降低改造成本的方法之一是通过观众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和增强现实技术来丰富展览的内容和互动性。

在底特律艺术学院2017年Rumayne巡展上,AR被用来展示艺术品旁边的相关信息,比如“x光”一具古代木乃伊,这样观众就可以看到隐藏的信息,比如它的外部和内部骨骼,并帮助他们了解许多原本不为人知的文物细节,这是传统博物馆难以做到的。

网络赚钱,机遇还是忽悠?" src="http://tech.sina.com.cn/n.sinaimg.cn/tech/crawl/55/w550h305/20191023/9d69-ihfpfwa8054661.jpg" >

除了虚拟现实设备,虚拟现实设备还可以用来构建虚拟空间,让观众“亲身”穿越回到过去,“现场”感受展览传达的文化特色。

这种体验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虚拟现实设备和内容开发移植到原始展示基础上,这在大型博物馆中几乎是标准的。

观众不仅可以在故宫博物院参观江西景德镇,还可以参观14000平方英尺的珐琅考古遗址。你也可以在大英博物馆使用三星齿轮虚拟现实(Samsung Gear VR)梦想回到青铜时代,并参加古老的仪式,如向太阳献祭。你也可以跟随考古学家的脚步,从博物馆一直走到傅浩墓的发掘现场,了解文物揭开历史尘埃的过程。或者直接走进一幅画,以全新的方式感受画家作品的风景,与画中的人面对面...

博物馆赚钱靠XR治愈“博物馆疲劳” 机遇还是忽悠?

原创标题:用XR治愈“博物馆疲劳”,机遇还是欺骗?

今天,当你走进博物馆时,如果你发现你周围的人拿着手机戳着收藏品,或者戴着虚拟现实眼镜上下或左右摇着头,这并不是说他们走错了布景,而是说他们正在触摸一个跨越维度的展览世界。

这是被XR技术“重置”的博物馆。

所谓XR (Extended Reality)是指将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等许多熟悉的视觉交互技术融合在一起,实现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无缝转换的沉浸体验。

XR技术和博物馆之间的关系比想象的要古老。早在2003年,虚拟现实就出现在博物馆体验的背景下。故宫博物院建立了一个文化资产数字研究所。第一部向公众展示的作品是虚拟现实电影《紫禁城:皇帝的宫殿》。然而,这种新奇事物的真正爆发仍然需要从虚拟现实/现实技术在2016年进入公众视野开始。

这种跨越时间、地区和文化的技术迭代实际上是如何发生的?

技术车轮碾过“博物馆疲劳症”

自1916年以来,吉尔曼创造了一个词——博物馆疲劳。此后,参观博物馆时的身心疲劳现象引起了众多研究者的关注。可以说,博物馆的每一次自我改造都围绕着这个核心痛点。

我们知道参观博物馆可能非常简单。只需带上你的身份证,然后拨柜台前的人群看看。然而,有许多尴尬和困难的词语。例如,当参观博物馆时,即使你很努力,你也会很容易感到疲倦和无聊。或者体育场的规模太大,走到脚掌对自己来说并不痛苦,也无法完成。粗略参观展览后,有一件事只能分配到不到十秒钟。当一个人走出展厅时,他会无意识地化身为哲学家,发出“我是谁,我在哪里”的问题

如果你有这种感觉,可能不是因为你缺乏艺术细胞,或者你没有足够的知识和意识。可能就像大多数人一样,你不得不穿过展览墙,忍受“博物馆疲劳”。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各大博物馆一直在努力工作,其主要思想可以归纳为两种方式:

一是从类型显示转变为叙事类型。20世纪中叶以前,博物馆更加重视“收藏”和“研究”。然而,根据按风格和类别展示的传统展览,长时间看类似的收藏品很容易让人感到疲倦。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博物馆逐渐强调如何与观众交流,展览的叙事性、趣味性和互动性变得越来越重要。许多新概念和新方法已经被引入博物馆,例如语音翻译。

六十四年前,阿姆斯特丹的斯特德利克博物馆推出了第一个博物馆音频指南。从那时起,这种能给观众讲故事和提供更多信息的硬件逐渐成为博物馆体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是在单位信息密度的基础上扩展表达形式。一般来说,博物馆展览是为了突出文物本身。然而,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展览项目的社会化,一方面展馆方面不断追求“华丽的压力”,场馆规模越来越大。为了美学设计和市场利益,策展人也喜欢举办“拼盘”超大型展览。这种信息密度,甚至专业观众也只盯着一部作品看17-24秒。因此,不断提高单位内部的信息维度,降低受众的认知焦虑是非常重要的。

展品与发光二极管屏幕、投影、动画甚至纪录片合作,使观众在文本介绍的基础上对收藏品有更深的三维理解,这并不新鲜。突破时空限制的新技术XR自然不会逃过博物馆的眼睛。

幻觉与现实:博物馆的XR探索

XR如何帮助人们缓解“博物馆疲劳”,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先进的博物馆探索。

降低改造成本的方法之一是通过观众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和增强现实技术来丰富展览的内容和互动性。

在底特律艺术学院2017年Rumayne巡展上,AR被用来展示艺术品旁边的相关信息,比如“x光”一具古代木乃伊,这样观众就可以看到隐藏的信息,比如它的外部和内部骨骼,并帮助他们了解许多原本不为人知的文物细节,这是传统博物馆难以做到的。

虚拟现实设备比虚拟现实设备更进一步,可以用来构建虚拟空间,让观众可以“亲身体验”过去,并在现场体验展览传达的文化特色。

这种体验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虚拟现实设备和内容开发移植到原始展示基础上,这在大型博物馆中几乎是标准的。

#p#分页标题#e#

观众不仅可以在故宫博物院参观江西景德镇,还可以参观14000平方英尺的珐琅考古遗址。你也可以在大英博物馆使用三星齿轮虚拟现实(Samsung Gear VR)梦想回到青铜时代,并参加古老的仪式,如向太阳献祭。你也可以跟随考古学家的脚步,从博物馆一直走到傅浩墓的发掘现场,了解文物揭开历史尘埃的过程。或者直接走进一幅画,以全新的方式感受画家作品的风景,与画中的人面对面...

(在大理博物馆,游客戴虚拟现实头盔进入大理的绘画)

当然,被动地接受这种知识的灌输可能有点无聊,然后互动展览可能会打动自由观众的心。

许多文艺爱好者一生的梦想也许是拥有珍贵的文物,这些文物只能从远处观看,不能被嘲笑。随着虚拟现实的出现,这种需求变得触手可及。文物的数字化展示不存在文物损坏等问题,用户也可以从不同角度欣赏收藏。

谷歌文化研究所与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合作,“复活”了它收集的所有30万个标本,包括第一批发现的霸王龙化石、灭绝的猛犸象和独角鲸头骨。观众可以享受360度,而不受玻璃挡板的限制。

此外,在参观一些不太熟悉的历史人物和展览时,如果没有导游的解释,光是阅读书面资料总是让人不感兴趣,但是如果这些展出的文物能与你交谈和互动,他们会不会觉得有趣得多?这是一些博物馆正在尝试的互动展览。

除了视觉感知之外,还添加了多种感官,例如人类手势、触觉听觉甚至嗅觉,以使虚拟展品实时响应用户的输入。例如,湖北博物馆允许观众通过虚拟现实手柄演奏曾侯乙的编钟,体验中国传统乐器的魅力。

说到这里,博物馆的空间自我改造几乎已经完成,但是对于那些“胖房子”和甚至不想出门的特殊群体来说,他们注定要错过展览吗?

因此,博物馆和科技公司纷纷心碎,虚拟博物馆诞生了。其中一个代表性的例子是谷歌的艺术与文化应用(Arts &Culture),该应用与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设备谷歌硬纸板一起,可以在一瞬间将用户发送到70个国家的数以千计的博物馆和美术馆。用户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和特定类型的虚拟现实头盔浏览3D数字模拟器,获得与离线时相同的观看体验。

从这些博物馆和XR技术之间的化学反应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出博物馆在引进新技术时需要更低的改造成本。

作为博物馆功能的延伸和扩展,新技术的应用不仅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改善观众的体验,还会给博物馆的展示和改造带来太大的压力。然而,虚拟现实设备(VR equipment)大多以移动智能设备和外部便携设备的形式提供服务,不会影响原有的工程结构和展示,也不会遇到观众体验门槛过高的情况,从而更容易调动博物馆积极推广技术的意愿。

在这个过程中,技术盟友的帮助也是不可或缺的。

积极拥抱技术的博物馆在实践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博物馆的“非营利悖论”,如资金不足、审批程序严格、项目推广缓慢、跨境人才短缺等。许多客观因素会限制博物馆的发展。即使在艺术社会化运作体系相对完善的欧美,XR等新技术的引入也需要高质量的外部设备、技术与艺术的融合以及其他软硬件支持。可以说,谷歌、三星等科技企业的参与与合作在许多博物馆的探索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以著名的名字,XR频道被封锁,长

可以预见,XR正以燎原之势席卷整个博物馆社区。尽管观众的期望和博物馆的规划正以相同的频率走向智能场馆,但依靠新技术讲述一个好的文化故事并不容易。

必须承认,对于观众来说,展览本身的叙事性比技术更重要。XR的角色是让文物说话,让博物馆连接古代和现代。同时,它也带来了新的麻烦。

#p#分页标题#e#

首先是硬件的限制。“沉浸式”体验需要高精度的内容图像、出色的虚拟现实硬件和对大量数据的网络传输支持。虽然许多博物馆即使有4G网络也无法保证满负荷,但用户在体验AR、VR等新技术时,不得不等待很长时间,或者用小眼睛和马赛克图形凝视对方,在卡式框架的框架下降中完成观看,从而大大降低了体验。目前,许多博物馆已经开始建设“5G场馆”。然而,这一过程需要全面实施网络基础设施、移动终端、内容开发等。它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在此期间,很难说用户是否会“脱下粉末,退后一步”。

除了硬件本身之外,虚拟现实可能会因为其简单而粗糙的内容制作而失去它的能力。如前所述,博物馆引入虚拟现实技术并不困难,虚拟现实技术大致是通过3D建模和其他技术对展品进行数字化记录。更深层次的一点是在线视觉再现,并在全景图像中添加热点,如引导信息和展示内容,从而达到显示细节的效果。然而,全景图片往往具有相对固定的视角。在互动过程中在不同图片之间跳跃也会造成明显的断裂感,也容易混淆人们的空间。每次点击都需要重新定位。观众在经历之后可能会感到困惑,这反过来可能会加剧“博物馆疲劳”。

事实上,在网上怎么赚钱,不仅虚拟现实/现实(VR/AR),许多博物馆都在逐步引入机器人和语音交互等新技术,这些技术在初始阶段面临着各种限制。只要时机成熟,这些未来科技在博物馆服务能力上的重大突破将不可避免地席卷我们每一个人。

那么,面对这种长期乐观和短期困难的局面,XR技术未来能走向何方?

目前,XR技术在博物馆的发展正朝着两个方向寻求突破。

一种是使用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来升级硬件的显示能力。

一方面,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在现有虚拟现实设备的基础上为以前的性能增益提供缓冲。例如,长期存在的问题导致的头晕主要是由于网络传输和图像渲染的响应延迟造成的,头部不同感觉的刷新会导致头晕。除了在硬件上改进显卡之外,人工智能算法的注入也是突破硬件处理能力和显示技术瓶颈的关键。

例如,通过优化机器学习算法和不断减少图像延迟,眩晕问题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LG与索岗大学合作,创建了一种人工智能驱动的算法,可将虚拟现实内容中的延迟和运动模糊减少多达5倍。

同时,人工智能算法还能实时将低分辨率视频转换成更高分辨率,并能降低能耗,这意味着虚拟现实的使用成本可能会进一步降低,无疑为博物馆着陆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除了提高硬件的性能,人工智能还可以帮助博物馆在内容层面做更多的事情。

博物馆拥有大量文物资源,需要通过深度相机和3D激光雷达进行数字化重建。除了需要展示信息的精细无损恢复之外,如何保证具有不同配置和语言的移动终端能够通过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设备稳定快速地读出它们所需的内容?

这要求算法模型的使用要“有辨识力”

我们知道,在昏暗的光线、反光等环境中,相机拍摄的图像信噪比相对较高,导致机器往往无法快速准确地识别外部事物,这几乎是博物馆展览的日常状态。

AR/VR设备如何从博物馆不同角度准确识别绘画和展品,然后向观众展示它们的属性和艺术风格,这就需要更高性能的图像识别算法来陪护。

例如,谷歌已经训练了一个机器视觉引擎,通过分类来识别博物馆的绘画,它可以准确识别卡纳莱托的《从弗拉格尼宫到桑马科的拉坎波的威尼斯大运河》(Venice Grand Canal from Flagny Palace to La Campo)中的“划船、划船、贡多拉和绘画”四个主题。

另一个有趣的人工智能应用是结合知识地图来扩展展品的识别和认知。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能欣赏特定博物馆中的某些物品,通过算法提取展品的关键信息,并在世界其他博物馆中找到类似的展品或相关产品。这使得人们能够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从宏观的角度理解收藏品的历史、发展起源和艺术类别。

#p#分页标题#e#

值得一提的是,利用虚拟现实(VR)等设备,在线和离线观众对展品的偏好、浏览频率等关键数据也可以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为博物馆后续的二次传播、策展人、创意知识产权等衍生服务提供重要的决策支持。所有这一切的前提是人工智能应该能够阅读重要的信息,如艺术作品所表达的内容和情感

麻省理工学院和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使用了45,000幅绘画来训练他们的算法模型,包括文艺复兴早期至今的艺术肖像,从而使机器能够理解15世纪的欧洲风格的艺术肖像。这一举措也有助于虚拟博物馆灵活调整展览,让更多潜在的人更有兴趣带着更接近市场的展品进入博物馆。

目前,哈佛艺术博物馆、挪威国家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都已开始尝试将人工智能引入博物馆改造计划。最终,它将与虚拟现实一起,默默地滋润万物,改变几代人的生活。

有人说虚拟现实和其他泛现实技术推动了博物馆的创新。然而,通过一些分析,我们发现在XR酷外观的背后,它最大的价值实际上是提供一种超越传统思维的美学方式。只有不断释放创新和想象力,博物馆才能继续繁荣。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